关于泡泡的思考

关于泡泡的思考


 


一串串泡泡好像鱼儿的欢乐,悠悠地绽放在孩子们的眼空中。斜阳暖暖照,小朋友们追着、跳着,像小花猫玩着小球似的。


                                (一)


我突然作起了思考:为什么小时候玩的游戏在千里之隔的这儿,竟是如此一致呢?(当然远不止吹泡泡,还有弹珠呀、跳格子……)似乎没有谁有过专门的讲授与传播吧?难道像蒲公英的种子因风而来吗?父母竟是从来不曾参与过我们的游戏的。可我又敢保证,哪一个父母在这些孩子身上,又找不到过去的影子呢?我的父辈、母辈他们小的时候是否也这样玩过呢?是什么让我的少年时代、父母的少年时代,父母父母的少年时代的游戏无声地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呢?是什么原因让相隔千里的两地竟保持游戏的一致性呢?唉!是的,我得停下来,好好想想这个问题。


                                (二)


关于泡泡,我不得不想起一个辟喻:谎言正如泡泡,在它未破之前总是五光十色的。


朋友在阳台上调制泡泡,加了洗洁精和胶水。


泡泡身上的色泽是因为本身的质地还是因为阳光呢?当然,我更倾向阳光。阳光给世间万物于色彩,芝兰有,腐草亦有。阳光的爱是没有标准的,泡泡也因而获得了美丽的标征,尽管它仅是洗洁精与胶水的混合物。


                                (三)


孩子们欢欣雀跃地追逐泡泡——这华丽的泡泡。当抓住它时,很快,孩子们发现,一切都是空的。

老师,你没有什么让我佩服的呀!

          老师,你没有什么让我佩服的呀!


 


上一周,我布置了一篇周记《我的语老师》,为拓展他们思路,便提供了几个方面让他们写写,如,我的老师很特别,老师最让我敬佩的事,老师生气了,老师笑了等。下课后我问林莹:“这次作文好写吗?这小家伙,最是鬼灵精怪,大大眼睛里满是问号。平日里,碰到我总是缠着我问个没完,她和我走得较近,我猜想她是很有话要说的,孩子们心中,我是怎样的形象,我很想知道。


“老师啊,其它的还好,就是一个片断不好写。”


“哪一个?”


“老师最让我敬佩的事,老师,你好像没什么事值得我敬佩呀!”说完,这傻女孩以一贯地歪脑支頣看着我。


“你是个马大哈,当然没发现老师身上的优点了!”我不以为然地拍拍她的头走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觉得梗着一根小刺似的不舒服,我伸手抚了抚刚遗在脸上略有些僵硬的笑,想:“不知道其他孩子怎么认为。”


今天,周记交上来了,我迫不及待地翻开,看着看着,我终于是泄气了。写到佩服我的事,支支吾吾扯了几句牙膏文,要么写我如何用武力收拾班里的“坏”学生;要么写我喜欢布置作业,但都能改完,难道有分身术……我竟有点悲哀了。


每次看到孩子们对我敬敬畏畏的、恭恭顺顺地,自许在他们的心目中,已是高山仰止的高度了。作为教师幸福莫过于一双双澄澈的眼里充满着惊喜与崇拜,渴望与赞叹,为了让学生能崇拜我,课堂上我深情地为他们朗诵文章,为他们滔滔不绝地讲名著;课下我远离他们,我用冷默来丈量我与学生的距离,来树立我的威望。是的,一直以来我渴望用我的学识,用我的威信去赢得学生的崇敬。


当看到他们写我生气的片断,一个个像神灵附体似的,将夸张运用得密不透风时,我觉得我好失败!


直到我翻开林娴的周记时,“三年级的时候,小林鑫的手被虫咬得肿得一块胞,老师闻讯后,早饭还没吃完,便急匆匆地带着小林鑫去了医院……”啊,这是两年前的事了!直到我翻开杨光的周记时,“我永远喜欢、敬爱老师,因为他对我不放弃!”我明白了,孩子们最需要的是什么?铭刻孩子们心中的不是老师出口成章的表达,不是老师精心设计的教学,而是一句慰贴的话,一痕爱抚的笑,一贴一毛钱的创口贴,一个一块钱的蛋糕卷……是的,就是这些简单不能再简单的东西,却是真正地暖烫了孩子们的心扉,却是真正地烙上了孩子们的记忆。孩子们对老师的敬佩正是由这“一句话”,“一抹笑”,一音一韵地构筑成的,老师在孩子们心中的地位,也正是由这“创口贴”,“蛋糕卷”一横一竖地堆垒起的。


可我呢?


老师,你没有什么让我佩服的呀!孩子们在周记里为我打上了“不及格”,下午我吃不下饭。


 

再回首 白云山


                           再回首 白云山


 


白云山位于安凯奇达村内,千年古刹白云寺位于山之颠。白云奄坐落于山脚下,奄挺新,飞檐画角,红墙翠柏。一块水泥空地上围着一圈假山,山石无甚峥嵱,倒也没什么兴致进去。于山脚的左手边也新建一座亭——奄山岳亭,上书一联:览胜闲庭叙憧憬,静观古道话芲桑。亭虽新,但联语,倒也勾起心中些许苍桑古朴的岁月回望。沿着石阶,拾级而上,夹道树木茵蓊湿润,阳光透过松针,柔柔地躺在路边的落叶上,因为昨天下过一场雨,林荫的风吹过,阳光似乎也是湿湿的,几朵黄花淘气地伸出高及人身的芦苇,在石阶上绽着几朵黄色的笑,石阶与石阶的接榫处长满了青苔,青青地,湿湿地,让人不忍践踏。几只鸟儿不知躲在何处,幽幽地鸣叫几声,在静谧的林间分外悦耳。一泓清泉在绿荫腹地轻轻流淌,应和着鸟声,似乎在呢喃某种私语。走不过多久,便遇见状如烽火台的石亭,曰:登云亭。站在圆形的窗口,但可鸟瞰奇达海域,苍山连绵,渔舟点点,这一框风景倒也让人欣心悦目。穿过白云亭,仍是一脉石径,但也愈加清幽,遍地的红草莓掩映绿叶从中,白蝶红蝶黄蝶上下翻飞,摘下一颗,轻轻一嚼,满口生津。这是记忆的味道,童年的我们谁又不曾品尝过呢?白云山的红色馈赠,再一次将我的记忆敛缩,回到家乡的那座南山。到过燕荡山,但不曾有亲切的回忆。福州的鼓山太过热闹太过拥挤,怎能将回忆的情丝拨弄呢?唯有这,清清净净,一声啼语,三两泉音,自然的天籁,洗却凡事尘心,这应是通往佛门的天然朝礼吧。 穿过树荫,走了一段下坡路,一面红墙,一汪碧水赫然出现了。这水叫天湖水,湖上曲折着一座亭,是天湖亭,书着一封颇不含蓄的联语:天上人间我独秀,湖光山色此称优。这委实有点夸大了,和背后的苍老无言的古刹相称,倒是真小家子气了!我们来到寺前,师父们竟放了鞭炮,我认为这是很不必要的。尘寰来的我们何以托大呢?佛门净地也无须沾染这些人间烟火气呀!被这一千年后的徒子徒孙们烟熏火燎的佛祖们,对此大概也是要无可奈何的了。进了香殿我们净了手洗去一路风尘或俗世尘埃更贴切点。有的虔诚地去烧香求签了,有的去做梦解梦了,更多地则到天湖亭上去喂鱼龟。湖中的鱼龟甚多,只要往湖中任意一处扔下馒头屑,但有蜂拥而至的鱼儿,有遍体金黄的金鱼,硕大黑壮的草鱼,还有悠哉笨拙的大龟小龟。等到它们好容易渡过时,鱼儿们早已散了去追逐新食物了。倒有只龟,盘踞在水桩上,仰望前方,似乎入定坐禅了,让人颇感奇怪,想想这千年古刹,史有老虎听禅,龟本乃神物,沾点仙光神气,这也是正常的。午饭,我们在膳堂吃饭,一桌素菜,尤其是炸花菜,味道最佳,忍不住吃了两大碗,三两功夫,一锅米饭见底了,唬着炊事的老阿姨,直瞪着我们。


午后小憩一会儿,聊聊天,逛逛步,对着新建的一个禅院,发了点感概,一位仁兄喊道:“回家!”我们便坐车,从白云别径,弯十八地下去了!


这是我第二次来到白云寺,当时还未通车,我也未通婚!不知若干年后,又会怎么样呢?


胡诌两首,以作怀念。


黄花占道青苔湿,


松籽因风乱沾丝。


寻水追蝶摘红莓,


一径三亭采白云。


 


斋堂酬酢佛家膳,


香殿去尘前途占。


还梦归来天湖水,


一龟踞桩似坐禅。


 


 


 


今日海睡一场,身心皆畅。遂作曾国潘感悟:“养生之道,莫过睡眠。”睡眠乃人生第一要义,善于睡眠者,那是会经营人生的高人名士。孔明浓睡高吟:“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闲云野鹤,自在从容,淡定高远。让人充满诗意向往。非胸中有大丘壑者,如何能气定神闲,幽然而眠,日至三冈而欣欣然呢?祖逖的闻鸡起舞,太过寒瑟。孙苏的悬梁刺股太过生痛。生活,不是碌碌而为、蝇蝇苟苟,匆忙地忘记了自己的足迹与身影。生活,也不是对时间的吸髓敲骨,那是对人生的自虐与摧残。人生百年,白驹过隙,随任生命之自然呼吸,当眠则眠。于眠中神气归根,呼吸含育。致虚极、守静笃。息调气伏,心平气和。不晓眠之妙要者,无以修身养性。养性仙方即睡方。


忙人睡目,高人睡心。灵魂在睡眠中安顿,高人于睡乡中神游。手倦抛书午梦长,岂管安危贫富事?天地日月,自酬酢往来。庄周梦蝶,蝶梦庄周,人生如梦,梦亦人生,凡人三十五,高人七十年。


睡眠有佳话,阮籍醉梦六十日,终得怡养其天年。


睡眠有趣事,《雅谑》中云:华亭丞谒乡绅,见其未出,座上鼾睡。倾之,主人至,见客睡不忍惊,对座亦睡。俄而醒,见主人熟睡,则又睡。主人醒,见客睡,则又睡。及丞再醒暮矣。主人竟未觉,丞潜出。主人醒,不见客,亦入户。


 

一块玻璃

                             一块玻璃


那天,王锦明来办公室问我:“老师,有纸巾借我吗?”我发现他的手指一片殷红,忙问:


“怎么了?”


“被玻璃割伤了!”锦明一向坚强,他很轻描淡写的说着。


看着他不以为事的样子,我心疼地责怪道:


“这么大的人还玩什么玻璃,流了这么多血还这么不在乎。”


锦明嘿嘿地笑了声,转身走了。


“等等,去买块创口贴吧!”


“不用了,没事!”话还没说完,他人早已跑了,剩下的半句话,磕磕碰碰地下了楼梯。


这时,李胜急匆匆地跑上来给我递了一封小信,说:“老师,这是安琪和燕姿交你的,哦,还有老师,班上的玻璃砸了一块!”这家伙是班级的“全球通”班里大大小小的事,他都来跑来向我汇报。


“怎么回事?”我问。


“不知道,我进来的时候,看见王锦明在那儿弄。”


原来是这么回事,想到这家伙还笑眯眯的若无其事的样子,我心里有点生气了。我叫李胜把王锦明叫上来。


“怎么回事,刚才?”


“没什么,只是流了点血。”


“我说你,好端端地折腾什么玻璃?现在砸了,手也流血了,是不是自找苦吃呢?”


“老师,我……”锦明涨红了脸,欲言又止。


“好了,下去吧,下不为例了。”


等锦明下去后,我打开了李胜刚才递给我的小信。


老师:


对不起,是我们失职,昨天没有关好窗户,今天玻璃砸了一块,掉在一年级后窗那。王锦明下去清理时,手还被割出血来了,都是我们的不好,对不起,老师。


                                                       安琪 燕姿


                                                       413


原来是这样!我赶紧走出了办公室……

我以我班为荣

                                                         我以我班为荣

   也许,在很多老师的眼里,我班,五年二班,是个乱班,学生是些野孩子,很皮,很吵,很闹。事实上,我现在很喜欢班上孩子,并以他们为荣。我始终认为,在这些孩子皮,吵的背后,澎湃着他们的活力,朝气和潜质。大林鑫,我听到很多老师并不喜欢这孩子,觉得他很吵,在公布班级前五名时,大林鑫是我班三科总分排名第一,有个老师不相信,查了底后,开玩笑说,班级实在是没人才了,这样的学生也会拿第一。说实话,我不喜欢听这话。任何一个孩子,特别是智力没问题的孩子,谁都没有权力给他下这么一个定论,他们是在成长的孩子,他们身上有我们无法意料的潜质。家长会时,我和他妈妈说:“你孩子,我非常满意,用一个词来形容我的感受,那就是脱胎换骨。”他妈妈说:“是啊,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第二天,他妈妈就送了好几只螃蟹过来。我现在很喜欢他,不是因为他成绩好,他妈送了螃蟹。而是看着他时,总能让我思考到,一个老师究竟该如何评价一个学生!如何面对一个充满着生命活力和生命惊喜的孩子。
   我以他们为荣。在他们之中,我可以保证没有一个品性不良的,他们都非常纯真,善良,非常孩子的。那天,生管老师教训了我班几个女生,因为她们居然在宿舍养起了狗,拿了学校的碗装着菜给狗吃。结束后,一个女生哭了,她叫雨洁,我把她叫到身边,安慰她:
   我说:“这是小事,谁没有养狗啊,不要放在心上,可是在学校里能不能养狗呢?”
   “我们没有养狗,是狗躲在我的床底下,方媛发现了,大家说,狗很饿了,牛奶可以补充能量,我就把我的牛奶给它喝,可是小狗不喝!” 雨洁说。
   接着她又说:“那块破破的碗,是阿姨扔掉不要的,我们捡的。”
    我说:“原来是这样,你们做得对,候老师之所以教训你,那是因为要是你们被狗咬了怎么办,以后,发生这样的事,一定要先告诉生管老师!”
    “我们本来想告诉老师的,可是我们知道,告诉老师,老师一定会把它扔掉,让它自生自灭,到时,小狗一定会饿死的。”
   我说:“那你为什么刚才不解释呢?”
   “我们解释,老师肯定不会相信的!”
   这件事给我触动很大,以后该如何去面对这些孩子,我想这将是我以后班主任工作一个重要课题了!
   在与他们相处的这几年里,尤其是今年,我与他们更交心了。在班上我说,我想和同学们谈心,我希望同学们有什么话就对我说,可是要做到这一点是多难啊,有的同学一看到我,就吓得直跑,更不论说与老师聊天了,况且有些话,面对面的是说不出来的。那么,我们就需要一个中介物,什么呢?作文、周记。有什么话,有什么不满,有什么心里事,有什么委屈,尽可倾诉在里面,而我将会是你们第一个读者和忠实的听众。事实上,学生的心里世界是非常地丰盈,他们的个性是非常独立的。他们的思想是非常独到的。也正如他们自编的班训一样:五二五二,独一无二,炫出个性,超越自我!有的学生在周记里说:张老师,你的课堂能像下课一样,轻松一点吗,课堂上死气沉沉,让我们诚惶诚恐,你想用武力来提高我们的学习能力,是非常不明智的。我们最需要的一颗充满快乐的童年的心,皮皮鲁虽然经历了无数的困难,可是他始终坚持不懈,最后成功。知道为什么吗?那是那一个颗童年的快乐的心没有泯灭。这不是很能说明问题吗?有的学生则在周记里给我提建议,说班级现在很多人写一些诗,建议我来个写诗比赛;有给我出点子,说为什么班上现在上课举手的人越来越少,她作了一番分析,从学生层面,从老师层面,从心理层面,最后给出建议;有的学生在周记里说,班上很多同学说,张老师很坏,可是我却觉得他很好,我现在很喜欢上语文课,每节课都听得滋滋有味;有的学生做错事了,他会在周记里给我写道谦信;有的家里发生了矛盾,爸爸妈妈闹得要离婚了,问我,为什么大人要结婚,可结婚了又为什么要离婚呢!我想,所有的这一切,说明,在作文与周记中,在这个中介的场里,没有什么老师,学生,只有两颗平等的心灵,他们完全把我当朋友对待了。更多的时候,我是从周记里,进入他们的心理世界,了解他们的家庭情况。家长会的时候,我问一个家长,你家现在装修得怎么样?她很惊讶!我说,你家孩子,高兴极了,在周记里什么都向我说了。家长也笑了笑。
   我还在思考一个问题,也正在做着。每个学生,在他们童年里只有一个六年的小学时代,过了,就永远不会来,在这六年里,会有很多的孩子,哪怕尽了他们的力量,也将不会得到一张奖状,这难道不是人生中的一个遗憾吗?我现在要做的是,在我的手上,我要让我的每个学生,都能得到一张奖状,去弥补这些孩子的缺憾。我在班级里,开展了硬笔书法比赛,优秀读书评选活动,班级征文比赛,朗诵比赛等。一个孩子在作文写到,他得了硬笔书法比赛三等奖,他很高兴,他的爸爸妈妈也很高兴,这是他第一次得奖状。我当时触动挺大,没想到一张小小的没盖校印的班级奖状,在学生心中的份量是这么大。一个学生说,今年,我被评为进步标兵,又当上劳动委员,黑板报成员,一次次的表扬中,心里有一种奇奇怪怪的感觉,从以前不爱笑变得爱笑了,从以前不爱说话变得爱说话了……
   虽然,这班孩子成绩并不尽如人意,但我还是以他们为荣。接手到现在,有过报怨,有过愤怒,现在我想到了更多的幸福!是这个班,让我成长了许多,历练了许多!

从闺阁走出

          从闺阁走出


习惯了笔与纸的多年囚禁,一任笔端长长短短,去枷锁心中的平平仄仄;习惯了将她遮掩,藏在孤独深处。是的,闺阁深处的她没有谁的目光驻足与娑抚。娇好的容颜,青涩的思想,在尘封中风化,在寂寞中老去。不忍卒读的横横撇撇的岁月风痕啊,要将她镌刻进书陵上的哪一块碑中呢?


今夜,她将告别闺阁!打开深闭的猊狻大门,迈开还在颤抖的小脚,触一触这一块大地,这一块青衫白衣的大地,坚实而温热的泥土气息将你忐忑的灵魂安顿。让自由、博大的风绾起你面上的轻纱,让你的眼,感受这一派昌隆繁盛的气象,这一峥嵘轩峻的景致吧!


大声的呐喊、低娓的申泣,不再是水波不兴的沉默、不再是落日无言的逃避,不再是山谷单调的回声。理解的悦纳,宽容的微笑、淘气的嗔怪,振幅着你的脉膊的律动。心跳为哪般?隔墙送过秋千影。影影绰绰,夜里不再只是惨白。神秘的、期待的在里孕服。


出来,过去,寻找墙里的笑语,跨过那道门槛,一直走下去,笑语挂在枝头,凌光闪烁!

朋友别哭

        朋友别哭


    昨天开家长会,班级准备一期作文展。我征求了林妍同学的意见,将她的作文也张贴到了黑板上。今天早读课,我刚到班上,雨晴便对我说:“林妍哭了。”她是个心思很敏细较为内向的孩子。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便叫她来到办公室,问明原委。
   林妍始终低垂着头,在我一再劝说下,终于抬起了头。
   她是个可怜孩子。稀黄的头发在脑后束成一条辫子,红肿的眼睛,犹湿未干的泪痕,淌诉着委屈和哀伤,衣服很薄,我把手轻轻地搭在她的肩上,她瘦极了,肩胛骨很突兀地触着我的手。
   “渝明看了我的作文,到处在说……”林妍欲言又止了。
   我大概知道了,思考了片刻,我说:
   “林妍,四年前那么大的不幸,你都经历了,正如你作文说的,你已从阴影中走出来了,老师相信你会坚强地面对一切,你也正在做着。同时,也许我们的同学他并没有恶意,只是感到惊讶,过于惊讶才会这样,不要责怪他们好吗?要怪就怪老师。”
   林妍点了点头:“老师,我没事了。”
   我拉着林妍的手,来到班级,让她回到位子上,我郑重地对班级的学生说:
   “大家把书放下来,我有几句话要说。”
   学生预感到了什么,迅速坐好。
   “刚才林妍哭了,我感到了震惊和悲哀。或许你们现在已经都知道了,林妍身上发生的不幸的事,我也是从她的周记里才知道,这是老师的失职。当我刚看到林妍的那篇文章时,我差点流泪了,那不是笔写出来的作文,那是用真情与眼泪酿成的文章。老师敬佩林妍,一个那么小的孩子,却已经历、承受了人生中最大的不幸和痛苦。但她没有退步,她的心灵没有因此而紧闭,在她写给雨晴那篇文章里,我读出了她个善于体谅朋友,重情重义的女孩子。我很高兴雨晴同学有这么一个知心的朋友,我也很欣慰,张老师的班上有这么一个坚强出色的同学。仅管林妍不太爱讲话,或许她的成绩没有其他同学那么好,但这丝毫没有阻碍林妍已成为我心中最优秀的学生,这种优秀不是用成绩衡量出来的,她的善良、她的坚强是任何成绩都比不上的,因为这本身就是最好的成绩。林妍,为她的父母,老师交上了一份优异的成绩。”
   班级悄静一片,四年(2)班的同学们,神色凝重地坐在位子上。
   我叫了林妍出来,再次得到她的同意后,我把林妍的作文念了出来。
   永远失去父亲的爱
   在我六岁那年,我的父亲就离开了我,也离开了这个不完整的家了。这让我幼小的心灵被这沉重的打击给创伤了。
   在我记忆中,那年妈妈在福州,家里就我、姐姐和奶奶。当时我们三个都无法接受这突然来到的事实,于是奶奶连忙给妈妈打电话,让妈妈赶紧回家。回到家的妈妈就好像变了个人,变得脆弱、软弱了,而且对每个人都是不理不睬的,到了家妈妈就直接上楼,躲在房间里拿着爸爸的照片哭,就这样妈妈在房间里哭了好久好久。我看到妈妈哭得这一幕,我心里真得好难过。
   过了不久我们一家人就来到了黄岐,在黄岐我有时候看见别人的爸爸带着自己的孩子出来玩,我就会想起自己的爸爸曾经带我来玩的时候,那时我是多么得开心,幸福呀!不知不觉地我就要上小学了,在这一年中我就知道自己长大了,慢慢地我也从单亲家庭中成长了,而也从失去父亲爱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我多么希望老天爷能把时光倒流在六年前呀!
   班级好静,我和学生沉默了数秒,我说:“同学们,之前老师和林妍说了一句话,即使你林妍没有一个朋友,没有一个人疼爱你,我,张老师就是你的朋友,我疼爱你。何况,林妍怎么会没有朋友呢?她有49个同窗同学,她就有49个好朋友,是不是?”
   “是!”学生们坚定地说到。这知道这声音是从心底里发出来的,极为诚挚,极为坚定,因为他们眼里淌着泪花,而渝明此时已经别过头哭出了声音。
   第二天,我便收到林渝明的一封信,让我转交给林妍。
   林妍:
   对不起!
   今天,我看了你的周记,非但不帮你保守秘密,反而宣扬出去。对不起,我很内疚,当我看了那感人的周记,我非但不悲极而泣还满脸堆笑地在说三道四。林妍实在对不起,我不知该怎么向你道歉,但我可以对天发誓,我已有一颗忏悔的心了,因为你那感人的周记和张老师深刻的教育,让我从错误中走出来。
   不哭了,林妍,好吗?我不求原谅,只求你的心能得到一丝的开心。
   林渝明


   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