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课上一些从众现象的思考

 

拒绝盲从

                             ——关于语文课上一些从众现象的思考

为什么初读课文非要自己读自己的?

一节语文公开课。导完课题,“现在把课文先读一读,自己读自己的,开始。”老师下达任务后,教室里就响起了学生整齐的朗读声,老师纠正道:“自己读自己的,不要齐读。”学生愣是没改回来,还是一片齐读声,老师只好打断了学生的朗读:“刚才大家还是没听清老师的要求,要自己读自己的,不要齐读。”

这是我们语文课上一个很常见的镜头,但我身边的一个数学老师就很不解:“为什么要自己读自己的,齐读为什么就不行呢?”

我期期艾艾了半晌:“我们都是这样做的……自己读可以把握住节奏……齐读的话……”然后我就语塞了。这实在是一件让人很脸红的事。我们确实都是这么做的,先是名师的课堂,他们是这样对学生教导的;到了各级各类的公开课,老师们也是这么告诫的,他们从没有解释为什么要这样?我们也没去问。是呀,为何如此呢?或许心里也狐疑过,可没得到答案,也就悻然作罢了。于是大家就觉得如此这般,自古有之,本应如此,没有那么多为什么了?

再问,倒就有点显得外行,不够专业了。现在那个外行的数学老师,好像是说真话的小男孩,发出了“无知”疑问,一下子暴露了貌似“有知” 的颟顸真相。真是一件让人脸红的事呀。我们在课堂上言之凿凿,却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所谓的“掷地有声”不过是外强中干。我们这样理所当然的要求,真不知是哪里来的底气支撑着呢?有充分的学理依据吗?或许可以这样解释:自己读自己的,可根据自己的节奏,自己的理解来熟悉课文,遇到不会的生字词可以查查读音再读,遇到不通顺的句子可以反复回读,时间速度可以自己掌握。齐读,只能顺流而为,失了自主性,也泯了差异性。这样一说,好像就有点道理了。可是齐读就一定不行了吗?自己读时,对一些不懂的生字词学生可能就“望文生音”,想当然地糊弄过去了。齐读,倒可以在整体性的朗读中,明晰自己不知道的读音,即便出错,老师听了也可以当堂纠正。齐读的声气与节奏更容易带动学生朗读的热情,在整体的扶携下,即使读磕磕碰碰的同学,也能在顺利地把课文先熟悉一遍,效率也似乎更高些。当然,这些只是凭着经验说出的话,没有确实的理论依据。然而现实是,目前为止也没有哪个专家通过翔实研究,得出科学结论:初读课文,非个别读不可,齐读就不行!

每种朗读方式都有各自的针对性和优势,比如默读可以加快速度,便于思考;出声读容易识记,便于理解;个别读,体现个性化理解,发扬主体性;齐读可以营造气势,带动气氛。但这只是粗略的区分,彼此之间的功用并没有很泾谓的分明,界线是模糊的,是可以彼此融合的,没有说此时此刻,非得如此,舍我其谁。

方法的应用其实只有一个标准,即适切。适合就好,不可照搬,也不可机械僵硬。大家说初读时要自己读,那么我们是不是就非得这样?不一定。齐读如果也表现出明显的效率,且学生喜欢,为何不行?有的学生喜欢小组内齐读,有的喜欢自己读,行不行?我看也行。我们要看我们的教学目标是什么?初读的目的就一个,让学生与课文照个面,熟悉下,读通读顺读准字音。要求不高也不多,事实上换哪一种读法,大部分学生都是可以达到要求的,即使没有完全达到(当然也不可能完全达到)还有后面的教学做保障呀。所以,这种要求之下,只要学生喜欢,哪种读法都可以放手让学生去试的,不要强为一格,拧做一团。

强为一格,还不太可怕,最可怕的是,不知为知之,随波逐流,言人所言,大脑为别人指挥,盲目从众。觉得,大家都如此,必定就是对的。

 

为什么第一课时非要进行课文精读?

再比如,第一课时的教学。有一回,大家听了一节第一课时的教学随堂课。这节课上,老师做了几块内容:让学生学了生字,并指导了书写;把握了大意,同时叫起三分之二的学生进行课文的朗读。评课时,有老师评议,这节课有一个不足,你应该还要进行一部分内容上的精读,分担下第二课时的负担。是呀,大家纷纷附和,附和是有原因的,这是时下公开课中,关于第一课时的普遍做法。解决完生字,粗读后课文,就会选择一部分内容进行精讲。大家都这么做,尤其是权威的公开课也是如此,这就成了一股习惯的势力,好像只有这样教才是第一课时的标配教法。可是据我了解,当下,似乎还没有哪个理论公开宣告,第一课就非要这样教。

既然没有(即使有,理论永远都只是未完成时,等待推翻,谁敢说自己的是终极真理?),那凭什么第一课时一定要对文本进行深耕细读呢?当然,我不能说,第一课时就不能进行精讲。一般说,一篇精读课是安排两个课时,要完成对生字词的认识理解,熟悉课文读懂读顺读得有感情,要理解课文内容,把握语言训练点进行言语的训练。按照由浅到深的认知规律,第一课时要先解决字词关、朗读关,为后面的更高思维更深理解扫清障碍。事实上,我的观点是,第一课时不建议在精读上安排时间。须知,要扎扎实实地训练好学生掌握生字,读好书,写好字,整体把握好课文内容(概括课文大意,复述课文,质疑课文等等)这四项内容,每个环节平均花10分钟,不过份吧!这样算来,一节课40分钟已经是满满当当了,哪里还能安排得下精读环节。当然除非你每个环节只是蜻蜓点水。据我的观察,很多课堂第一课时,压根就是蜻蜓点水,每个环节,就像小时候打的水漂一样沾水就过,飞得远是远了点,但就是肤浅了点。没有指导学生写字,也没给书写的时间;概括课文需要不断地试误、调整、指导而臻于合格完善,这是要花时间,课堂上,要么让几个优生做代表发言,一溜而过,要么就根本没有这个环节。(在阅读学上,整体把握大意,是对学生阅读思维的很好训练,同时也是阅读的基本方法)然后在学生读得都磕磕碰碰的情况下,就开始进行精讲,进去文本挖深挖透,大谈感悟。老一辈的语文专家,都强调书没读熟不开讲,这是常识,但是很多老师就是太急,不顾常识,人云亦云,大家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当然,如果你把前面几个环节真得扎扎实实地训练了,还有时间解读文本,那自然没什么好反对的。现在说说,前面评议时的一个质疑:第一课时都不讲解课文,第二课时量会不会太多,会不会前松后紧?这种想法的老师,其实还是挺外行的。量太多,都是自找的。有水平的老师,即便长长的课文,也能化繁为简,轻松驾驭;没水平的老师,短短的文本,也教得长篇累牍,做牛喘。这是一个观念的问题。课文只是一个例子,哪里需要从头教到尾,一字一个标点都不放过?若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千万不要贪多求全。你看教学《卖火柴的小女孩》的老师,长长的课文,只取小女孩的三处幻象,教给学生用幻象的方法来表现心理活动。课堂简单简洁简明,实在是好课。逐段分析,字字不落,那是红领巾教学法,已经落伍了。所以,第一课时扫清了障碍,第二课时只要找准目标,精选内容,没有教不完的道理。

教学有法,教无定法。这是至理。方法方式包括内容的选择一定要适切,适合你的学生,符合你的目标。鞋子适脚才好穿,千万不能做一些自己不明不白的事情,千万不能以大家如此必定是对的为标准,要有自己的理解和思考。即使是错的,或者不好,那只是结果的问题,程序是没有错的。理解错了,纠正就可以了。程序错了,那会丧失人的独立性和自主性,不可不慎重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