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 烦

   耐  烦

康熙皇帝的书房里有一块匾额,书着“耐烦”。这二字,实在耐人寻味。

有人说,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我们要常想一二。一二固然能使我们日朗风清,襟怀开阔,但是八九总还是存在的,你总不能只盯着云罅处透着的亮光,而无视漫天的阴翳,愁雨不会因为些许的光亮而云霁日开,您无法逃避,总要面对。

这八九不如意的事,有时是小烦恼,有时是大烦恼。小烦恼可以小到你班上的小孩没完没了的小报告:老师,吴法镖排在后面摸我屁股;老师,黄浩撞了我一下,也没跟我说对不起……按下葫芦浮起瓢,刚安抚了一个,另一个又在办公室门口喊报告了。大烦恼则多是前途的怅惘,事业的挫折,身体的病痛,生活的困顿……还有那些我们不愿名状的人生的大悲伤与大疼痛。

面对那些小烦恼,渐渐地你会感到烦不甚烦,你的脸上会挂着一层霜,心里会结上一层冰,你会开始抱怨,开始变得不耐烦,“好了,”你把手一挥,说道,“我说了多少遍了,这些鸡毛蒜皮的事不要来找老师了。”倘若你遭遇的是大悲伤,你的人生仿佛进了一个悲凉的冬天,你会觉得这萧索的天空便是你人生的全部图景。这些烦恼攫住了你,你无法用曾经那如意的“一二”去抚慰它,消融它。

于是发现,我们无法消灭烦恼,不耐烦只会不断地将它裂变和繁殖,而最后侵蚀自己的情绪与意志。渐渐地我们知道,烦恼像自然中生长的万物一样,它是我们自身存在的一部分。面对不可胜数的烦恼,我们得学会“耐烦”,耐得住性子,变得了心思,去把玩它,去欣赏它,去和它对弈,就会发现,原来那些寒冰恶雪,也可以是一道充满野力的风景。

作家高尔泰在《寻找家园》中,把自己的苦难推刚为柔,只道是一场丰富人生体验的历程。

作家史铁生把自己的病痛视为强大的对手,“这是命运对你的锤炼,就像是九段高手点名要跟你下盘棋,这虽然有点无可奈何的味道,但你却能从中获益,你很可能从中增添了智慧。”

他们面对烦恼,面对苦难,不恨,不讨厌,不抱怨,不自寻烦恼。将“烦”视为对手,进行一场人生智慧与体验的博弈。“耐烦”,是他们的生活态度与智慧哲学。

大悲大痛尚且可以如此从容与淡泊,那么我们的小烦小恼,又有何不可笑而相对,“耐烦”处之?

比如,陈澎打到黄浩的脸,黄浩哭哭啼啼地告状了。张老师说:“陈澎,你去摸摸黄浩的脸,摸到黄浩觉得满意,觉得不疼为止。”陈澎腼腆地摸着黄浩的脸蛋,黄浩别扭地承受着,没两下子黄浩就笑着说:“老师,不用摸了,不疼了,很满意了。”说完,两个嘻嘻哈哈地跑出去了。“耐烦”处之,一个小矛盾就可以转化为一场游戏性的趣事。

还比如那些单亲离异家庭的孩子,他们身上的种种心理问题,总会不断地困扰着我们。“耐烦”处之,将之视为对手,视为教育的课题,终而能帮助了学生又使自己从中获益,何乐不为?

对手可以转化为帮手,烦恼可以转化为智慧。

“耐烦”,说到底,就是转化我们看待世界、他人与自身的目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