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公民,不是臣民

开学典礼,学生主持,压轴的照例是校长讲话。“现在有请我们可亲可敬的何校长讲话。”各位看官,读一读,声调高昂处,情绪激奋处应该落在哪个字眼里?——嘿嘿,对了,自然是可亲可敬。其实这个敬语本没有什么大错。令我怪异的是,孩子们会很无意识地用上这个敬词,并十分习惯地加高音量,灌入感情,表达出带有夸张的敬仰之情。事实上他们并没有多少与校长接触,没怎么了解,如何知道亲在哪,敬在哪?当然出于长者的尊重,也是合情合理,但语调带谀,格调稍卑,显然校长在学生心里更多是一个权威存在,学生是出于权威而非品格,才如此这般说道。那么问题是不是,只要一个人处于权威的地位,他就可以上升为道德的模范,就可以理所当然接受我们的致敬?我们就可以不论他的品格能力,自愿自然并自觉地献上媚语的“双膝”?

对权威者无条件臣服敬仰奉承,似乎早已成为习惯姿态和集体无意识。记得有一次听课,主持人就说:现在我们的评课也赢来最高潮的时候,让我们用最最热烈的掌声,欢迎特级教师何老师给我们今天的活动做点评。

    我听了,觉得不对劲,除了肉麻外,关键是经不起推敲呀!“我们的评课也赢来最高潮的时候”这说明什么?前面几个老师存在只是一个铺垫吗?言下之意,是不是他们的发言即使再精彩也不可能比得上何特,仅管何特还没发言?他们是无论如何也掀不起高潮的,只因他们不是特级教师。还有那掌声,最最热烈的掌声,还没发言,怎么可以用最最热烈的掌声,主持人凭什么如此武断地要胁我们这们做,而且相信我们也她一样,会这样想,这样做?当然她是无意的。但是最最可怕的,就是这种无意的!几千年的封建礼教,上下有别,谦卑有序,都镌刻到基因深处,成为一种民族性。现代化的文明社会提倡的平等权,并没有真正意义上被解读与接受,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土壤并没有消失,电视里的王朝剧、宫庭剧大量繁殖,剧目中所裹挟的主子奴隶的价值观,无时无刻不在暗渗、强化着荧屏前的眼睛,所以我们对威权有着近乎天然的敬和畏,崇与拜。

奥巴马去汉堡店买汉堡要排队,市民见到和他也只是打个招呼,好像一个普通的熟人。这并不是作秀,因为表现得太生活化了,太常态化了。

英国首相卡梅伦在唐宁街1号边上扶起了一个推倒的老人,老人道谢。卡梅伦笑着说,下回投票的时候,记得投他一票,就好了。老人怎么回答呢?这个老头比较有脾气说:嘿,哥们,我摔的是屁股,脑袋可没摔坏呢!

   这种情境在我们中国根本不可能见到,“君子不重则不威”大老板出访,鸣锣开道,仪仗非警车开道,交通管制不显其威严。尔等普罗,岂能近身?等大老板真要体察民情,抚恤下民,早有人对你祖宗三代都摸个底朝天的,并警告你不要乱说话,你还能像英国老头那样口出狂言?

我们其实也习惯了这种对权威的态度,在这种国情、民族性下,要做到对权威的无视,无惧恐怕是难的,但我们特别希望能保持一种合乎于礼的有节制的有分寸的尊重和礼貌即可。万万不能过于夸张,过于趋赴,那样就太过卑格了。

好几年前,有一回台湾的连战到大陆来,官方安排了一群小朋友喊道:连爷爷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声调之夸张,表情之做作,让人毛孔耸然,迅速成为全世界的笑话。孩子们并没有错,闹笑话的是情商相当低下的大陆官方。如此矫情、如此谀媚,正是这种骨子里媚上的意识枝上开出的恶果。

前一段时间,xjp调研三大宣传口,一个央视的年轻女孩仿佛圣光照耀,充满幸福地在微博说,和大大握手了,肉肉的,暖暖的,舍不得洗手。

这样的话说出来,真是让人跌破眼镜。在央视工作,应该算是高学历的,有基本的判断力,理性以及对现代文明社的价值观有所了解的人,居然说出如此肉麻的,如此媚态的话?摧眉折腰,恬不知耻,还乐在其中?只能说,高学历的教育一环里,基本的常识教育,公民教育是丢失了。

这种教育应该在小时候,在开学典礼孩子们无意识说出的媚语时,就要告知了:我们是公民,不是臣民。

这让我想起有一年wjb视察某一大学,在图书室里所有人都蜂拥前往,而在领导前行的身后,一女子,静静读书,不为周围所动。看到那张照片让人很感动,女孩子毫不在意的背景使人顿觉伟岸,伟岸用在女孩子身上似乎不恰当,但是这是一种读书人,人格的脊梁,真是让人肃然起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