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何以会战争

昨天看了电影《辛德勒的名单》这是很早前听过,当然还有在一些书听过:奥斯维辛再没有诗。一直都没有搞明白,辛德勒和奥斯维辛这两个词汇是什么意思,这自然是自己对二战的了解几近空白。人世间的悲惨荼毒的历史记忆,被多少我们这样的人以无心的冷漠而埋葬。(我们的冷漠是不是被身处的语境所别有用意地塑造了呢?我们对价值的追求,对历史的检视是不是被有意的遮敝而转移了呢?)影片让人非常地感慨,也很难受。看到一个个生命如蝼蚁,如草芥被随心所欲而残忍地剥夺时,你感到人何以如此罪恶?如此凶残?人似丛林猛兽,嗜血般的屠杀,人类几千年进化的文明、善良、慈悲——总之可以称之为人种性的东西竟能荡然无存。一个无臂老人被纳粹士兵微笑地友好地搀扶出人群,亲切地说你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嘣的一声,老人瘫软在地,后脑洞开,殷红的血,浸染了惨白的地。纳粹士兵变着戏法地剥夺人命,列队扫射,九宫格式射杀,狩猎式捕杀,毒气室、万人坑、掘尸焚化,骨灰如漫天雪花飞洒,屋内纳粹头子正弹响莫扎特的乐曲,在舒缓而优美的音乐里,屠杀像音符一样美妙地流泻。至美的音乐与肮脏的屠杀竟怪异地令人惊愕地调和在一起,如此错位,如此荒诞,杀戮竟是一场审美、享受、娱乐。而犹太人对此默然而声,就连风吹过叶子般的丝丝颤栗也没有。苦难的犹太人对屠戮已经习以为惯,对翻掌倾覆的命运有着惊人的平静——然而除此,又能怎样呢?

战争及何以会战争?

如果上帝要灭绝人类,一定会让他们学会战争,自我残杀。战争把人最丑恶的最阴暗的一面彻底地暴露出来,战争毁灭的不仅是文明,更是人性。如果有人歌颂战争,为战争背书,那么他一定是另有意图的或者他不过是一个蠢货。如果哪个国家张扬战争,鼓吹战争,那么他也一定是别有所图并且一定是邪恶的。一个理性文明的时代,战争应该远离人性,一战二战,数千万惨死的冤魂的代价,让人类社会彻悟一个守护人类自我存在的信条——即罗斯福们先驱有如天启得到的四大自由。

我们何以会发生战争?战争的土壤是什么?我以为是极端的民族主义,是邪恶的仇恨教育。影片里原本是可爱纯真的孩子,他们对这世界应是好奇的,友好的。当火车开往奥斯维辛,站在路边的孩子对着火车上的犹太人做出一个割颈的手势,这让人想到is,想到恐怖分子,让人毛骨耸立。何以孩子会如此暴戾?今天的孩子会不会这样?伊斯兰国,朝鲜不正是现代版的法西斯吗?从小在孩子心底种下仇恨的种子,对世界的视角总是敌我二元对立,处理的方式,必定是让对方消失。每次上《狼牙山五壮士》时,很怪异的景象,学生们说起日本人时,12多岁的孩子仿佛面露獠牙,充满戾气。我们记住历史,不是记住仇恨,而是见证战争的恐怖,从而培养一个善良的心灵,而拒绝毁绝人性的战争。而不是将仇恨代传,把仇恨的毒液去浊蚀孩子的心灵。倘若一个仇恨染缸出身的孩子,那么这个国,一定会有纳粹复燃的可能。

所以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杀人武器,不是朝鲜在搞的氢弹,而是意识形态。当我们恒守普世价值,人类一定是走在一条光明不断进化的道路,这是人类之福。如果我们接受的是狭隘极端的意识形态,那么人类之祸,为期不远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