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气:以最大的善意渡让

胡适说:人最难看的莫过于一张生气的脸。这是他在家族生活中得到的切身体验。胡适性情并非当初取名一样,适者生存充满生物性的自然法则,而是给人适切,适憇,恬淡,风雅的印象,他不像鲁迅,很少在文章里发雷霆震愤,充满儒者风范。

常生气的人毕竟缺少自制力。电影《辛德勒名单》中,辛德勒对纳粹军官说,自制力就是权力。这话说得好,自制力就是一种主宰的权力,所谓盛怒之下无智慧,生气往往丧失理性,人若丧失理性也就失去人之根本,沦为工具,沦为奴隶,自制力就是对自我命运、主体性的宰制,通过理性才生产智慧,抵御怒气的攻城掠池。佛家戒嗔,儒家制忿,以保持灵府的清明,需要的就是这份充满主体性的权力。

爱生气,缺乏自制的人,多半心智还未成熟。初入讲坛时,所谓年轻气盛,每每锱铢琐事,触之于情,必郁之于怀而怒于形,把怒气瓢泼淋溅于外者。怒发冲冠,不是性情,冲冠就是冲昏了头脑,多半要犯错误的。年岁渐长,理智趋常,知道生气是本能,但不生气方是本事,于是也上下求索,以觅制忿良方。那时,班级管理流行管理员制,人人有事做,事事有人做。我找了个小孩负责管理我的情绪,当察觉到我要生气或已经生气时,就站起来提醒我:老师,你生气了!藉于外力,倒也多次浇灭火气,使自己免于怒火的灼炙。

但这种外在制力,只不过是暂时的隐忍,不过小乘之术,虽浇灭了火气,但火种还在,稍有风吹草动,一点星火,又复燎原。然而,更要警惕的是,隐忍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犹如压力锅,气无出处,盖的愈紧,愈具破坏力量。古人说,忍一时风平浪静。这话需要再补充,真正的忍,不是压制,不是强压心头怒火的忍。忍必要出于善,若无善之忍,忍必不能久,无善之忍又何等可怕,何等不真?不是常听到有人怒喝道:我忍了你很久了!接着便是剑拔弩张,干戈四起。

故忍必要有善的因子,忍必是另一种仁,方是大乘之道。

论语说:人不知而不愠。讲的是求学,不因为学生不知晓而生气。才如颜子也未能通晓孔子之学问高深,人必有限制,因人,因时,因情,因境,如何苛责求全?心怀善意,慈眸以视,一切不过是很自然因因果果,何必执一念,强于一时呢?又何来气,何必忍呢?教学如此,处世亦是,社会是每个迥然各异的个体生命组成。我们赞美大自然令人赏心悦目的千姿百态和无穷无尽的丰富宝藏,我们从不要求玫瑰花散发出和紫罗兰一样的芳香,可是你我怎么可以要求每个人都要符合自己的尺码呢?人不同而不愠,怎能因为他人不合你意而生气呢?

怀仁于心,以大善意渡让于他者;以宜相待,以大理解相忘于江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