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向流年歌一阙

且向流年歌一阙

造化的运行有恒定的轨道,但人的生命的周转,却充满偶然。我从未想过我会在这儿留下足迹,我时常在想,如果当时我的决定稍有些变化,我与你们,将是两条平行的线,在彼此的生命中永远也不会有交集。生命就是这样不可期待与预判,你无法预知未来,因为下一秒,某个突然再至的思绪、某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某个出其不意的事件,都会使你生命的脚步发生位移,以使你的人生朝向发生改变。命运正是如此不可预期,然而也因此,使我们明白我们生命的剧本不是已经写定,而是时刻在等待书写,时刻绽放精彩,使我们的生命时刻充满惊喜和期待。比如说,你读书读着读着,突然间来了一个张老师,这个人无端地就闯进了你的生命空间,并与之相处了两年,成了你记忆中的一部分。在此之前,你何曾想过你的学生生涯会有此人?比如说陈嘉怡和缪立志,如果他们没有转学过来,或者转到其他班去,那么你们记忆履历中,还会有他们的记录吗?

只能说,一切皆是因缘。

因缘无据,变化有定,惊喜恒常。

董煌培很爱说的一句话是“时间如白驹过隙,倏忽而已。”尽管他照样每天大把大把地挥霍时间。平时我们也都是如此,时间不过是钟表上的112的刻度而已。然而,过了六月,一个为期六年的毕业季,永远不会缺席地到来了,我们突然感到了,时间的苦涩。虽然我们每天嬉笑如常,继续我们的打闹,继续我们的调侃,继续我们的恶搞。欢笑过后,寂寞来临。在心底的深处,似乎隐约着一些失落与惆怅。当你在为同学挑选毕业礼物时,赠送毕业礼物时,意味着一个生命的阶段即将结束了,一个生命的结点即将画上了句号。时间不为我们留下脚步,我们的生命也将继续向前延展。我们将有自己的新的记忆,新的朋友,新的师长。以为,小学的同学,小时的老师,小时的欢欢乐乐,悲悲喜喜,将永远铭刻于心。但是,无情的是,新的记忆总是覆盖旧的记忆,新有欢乐总是刷去旧的欢乐,新的同学,新的朋友,在你的生命中高歌,而儿时的同窗在记忆的暗角身影暗淡。某一天,某一年,突然想起,发现已经容颜斑驳,无从回忆。我们将他们忘记了,一段岁月的痕迹,在遗忘中被深深地埋葬。

于是,我们要向岁月,向时间,向似水的流年要回些东西。

编辑这本小册子,记录大家的文字与照片。使我们与遗忘去作抗争。某一年,你把纤细长成了魁梧,你把柔弱长成了坚强,你的稚嫩长成了成熟。你突然想起了十年前,二十年前或者更多年前时,你泡杯茶,从书架里取出这本小册子,轻轻翻开,看看那些岁月留声的文字与照片,你想起他们。你记得一个臭名远扬的组合——曾阙德组合的奇葩三人组:曾徽、阙孝鹏、叶德毫;你想起了那个一枝梨花春带雨的爱哭的柯嘉嘉;你想起了那个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蔡育群;当然还有号称美男子的自恋狂倪晗;非主流的周濠,书呆子朱履超,字迹如符咒的众位茅山道士。当然你也一定不会忘记,在课常上的那些声音——瞧瞧,这个小孩;不错就是还可以,还可以就是一般,一般就是……;看,他又在故国神游,在做中国梦了!

着眼于未来,现在就有意义。

我们希望,以文字留声,以照片留颜;我们希望,在无情的时间的流中,每个同学,不应成为彼此生命中的匆匆过客;我们希望儿时的记忆能长驻心中,记住彼此,不忘童情。

不愿岁月空凭吊

且向流年歌一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