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遭遇“发粪涂墙”

上林清玄先生《桃花心木》这一课,和学生讲了作家童年轶事,讲作者和同学们摘芒果掉粪坑之事,讲着讲着,不禁想起自己的童年,勾沉起自己此之相关的事儿。恰好,第一单元的作文题目是“第一次……”。第一次,难免会将时间推展,去洄溯,去时间的源头去追索,于是目光又再一次回落到童年,两情相遇,忍不住要作一番记录,一为心头情之难禁所故,一为以备教学作文之用。题目叫——

 

第一次遭遇“发粪涂墙”

从呱呱坠地到垂垂老矣,每个人都经历无数的第一次,可以说,人生便是由这无数的第一次编织而成的。有很多的第一次成为再一次,然而还有更多的第一次则成为最后一次,因而它们便更具有缅怀之意。

小时候,我的家是个大院子,院子里有很多同龄的小孩。那时闹得厉害,上天入地,无恶不作。偷摘过山桃,被人追赶得如丧家之犬;进过老师办公室,拿过试卷,取得高分;爬过树,被校长罚蹲马步,不服气,将校长宿舍门前的一只皮鞋扔进学校的井里,不知这鞋子现在还在否?也不知校长当年有没有到处寻找鞋子,但记得我们为此高唱过《西游记》的主题曲——“敢问鞋在何方,鞋在井里!”

然而,我今天,说得都不是这些。

我家院子毗邻着电影院。在那个娱乐活动极其匮乏的年代,家有电视已经足够让人流连忘返,电影更让人垂涎欲滴。每次电影开播时,总是门庭若市。我们也很想进去,但一张五毛一块的票价,则把我们阻隔在千里之外。电影院有三个门,两个边门很大,电影结束时,影院的人会提前把门栓打开,开门放客。中间小门,是在检票时开放的,大人们手里拿着票,排着队,鱼贯而入。这时,我们总会窥视四周,目光像个猪八戒的耙子一样,总巴不得在人堆里着扒出个熟人。如果有熟人亲戚,大人是可以免费带个小孩的,这时我们就可以亲密地牵着大人的手,昂首阔步地像个阔人一样,步入影院。任由背后多少羡慕嫉妒恨的目光跌落一地!

当然碰到熟人的机会是极少的。每当,从影院那冰冷的铁门里传来电影里激烈的武打声,我们都忍不住地紧贴大门,恨不得像孙悟空一样变成一缕烟,一只蝇。然而门户紧闭,月垂星落,空旷的影院门前,几个小孩在凄惶中饥渴地守望着。这种守望其实怀有一粒希望。因为常有人中途离场,如果幸运开门时,检票的人恰好不在,我们就可以趁机溜将进去,一饱耳福。每当门一开,我们心里就堂皇起来。当然检票人没那么傻,留下便宜让我们捡,一个个贼精明。有时,他们整场守在门口,滴水不进,我们就只能看着着急。每当听到门“碰”地一声关起来时,感觉心里某种东西被磕碎了,叫人想哭。检票人有时也故意要和我们开玩笑。有一次,中途开门,我们看门口没有人影,一个个兴高采列地溜进去,哪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抓住领头几个,后面吓得作鸟兽散。他叫嚣着让我们拿钱补票,我们哪来的钱?他也知道我们没有钱。接着就左右开弓,左一巴掌,右一巴掌,解下我们衣服,包住我们脑袋,把哭哭啼啼的我们赶出来。我们恨之入骨,但又奈之无何。说实话,这一招实在是毒。从此以后,门开着,我们也心惊胆颤地不敢随便乱闯了。检票人也便一劳永逸地不用守在门口,可以放心去看电影了。当然,我们也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实在忍不住诱惑,也还是冒死进宫了!当然,溜进去,并不是说就安全了。他们还会时常在电影中途查票。每次看到精彩处,看到他们提着手电筒,手电筒闪着鬼火似的光,就像要我们索命来了。有时,他们查到东面时, 我们就匍匐下身子,溜到西面。查到西面,我们就逃回东面。如果他们东西两面夹攻,我们来不及逃窜时,我们有时紧紧靠到旁边大人的身边,仿佛是他的孩子;有时故意假寐,装睡觉,任他们怎么唤也不醒。然而这些伎俩,实在逃不过精明的检票人,他们会谨慎地把手电筒往我们脸上照,一看,接着就听到气极败坏的声音:你娘的,你又给我溜进来了。接着是一巴掌,再接着就是像钳子一样被夹着脖子,像抓小猫一样,被扔了出去。我们虽然年少,但也有强烈的自尊心,为了表现抗议和报复,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开始了行动。我们将空地上,吃剩的一段段甘蔗尾巴,像一段段虚线,横放在大门口,想象着,大门一开,人们蜂涌出来,滑倒一个带一个,来个多米诺骨牌。时间越来越临近了,“拴”的一声,门开了,我们心一下提到嗓子口,期待着见证奇迹的时刻!哪知又是那检票人,三脚两腿,就把我们精心布置的孔明八阵图踢了个面目前非,说:“让我捸到,剥了你们的皮!”我们又恨得咬牙切齿。多年以后,我回老家时,看到这个检票人,已经白霜满发,步履蹒跚了。想起他对我们的叫骂,想起脸上火辣辣的巴掌,我们也不再有了记恨。

从门口进去的希望变得越来越渺茫了。我们苦思良策,寻求突破口。经过多方勘查,终于在东面的一处围墙上发现了缺口。这个缺口靠着一棵白玉兰树,爬上树,再顺着树枝,就可以跳到这个缺口处,接着反转个身子,踩着石块凹凸的地方,就可以顺利到达地面。那里种着两三株巨大芭蕉树,树影深沉,荒草芜径,极为秘密。但是时间一久,这个秘密还是被检票人知道了。也许是这个地方阴气太重,他不可能守株待兔的候着。结果他找来一个人。这个人是个傻子,以替人挑水为生,人长得非常狰狞,他的画像,足可以做门神用。我们大人一遇到小孩夜哭时,都是用他来吓唬小孩的——再哭,小心让他给抱走。这个傻子,真得尽职尽责地守在那儿,起初我们不知道,被他给逮住,这家伙,打人打得特别厉害,我们吃了不少苦头。眼看辛辛苦苦找了的门路,又要断了,不禁懊恼不已。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人傻事情就好办。伙伴们有个脑子灵光的,知道这个傻子爱抽烟。于是,爬墙进去时,带上一只烟,看到傻子来,马上拿着孝敬过去。嘿,果然凑效,这傻子,乐呵呵地笑着,哪里还管我们东南西北的。有的伙伴极尽谄媚之功,拿着芭蕉叶给傻子一边扇风一边点火。现在想想,几个小子围着傻子,拍马奉承,实在是让人啼笑皆非。

一时之间,检票人拿我们实在没辄,我们就越发肆无忌惮了,加入我们队伍的人群越来越多。

终于有一天来了。

那天晚上,星月昏暗,暗影匝地,我们排着队,从墙头鱼贯而下,然而这一次感觉似乎不一样,石头上有些软软地东西,手上摸索处黏黏地稠稠的,心里头忍着不说,等大家都下来,问:“今天这墙壁,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呀。”

“是呀,我手上衣服上都是。”

“有点臭。”不知谁说了一句。

一下子,大家脑袋嗡了下,感到事情有点不妙了。把手往鼻了一闻!

苍天大地!丧尽天良!检票人竟然把粪便泼在墙上!一时之间,我们面面相觑,相顾无语。夜风喋喋,刮得蕉叶似鸦啼……

没等我们相到应对之策时,我们已经渐渐长大了。翻墙看电影的事再也没有了。随着电视的普及,电影渐渐衰败,不再有人看了,那处发粪图墙的地方,也拆除了。前两年回家,电影院已经变了老年人活动中心,然而儿时的一幕幕,总还在某个记忆深处伫立不动,像一个凝固的火焰,静静燃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