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得其乐

自得其乐

自从买了一个保温杯,喝水的次数变多了,倒不是爱上喝水,也不是口舌焦燥所致。是因为,喝水的过程中,有一种傻趣为我所喜欢。我这人,很无聊也很无趣,没什么朋友,也没什么爱好,喝茶品铭,爬山涉水,凭栏观花全没有。木头、老气横秋,形容我大概是八九不离十了。然而我这个形如槁木的家伙,偶尔间也老木逢春,聊发少年骚,比如就说这喝水。

这个水杯,我最喜欢的是它有个帽子,既是帽盖又可当小杯子来啜饮。把这帽子旋开,搁在桌上,拎起水杯,悬壶慢斟,水注如炼,咕咕而下,快要满时,将杯顺势一提、一倾一顿,俯仰之间,咕咕声戛然而止,水刚好满杯。端起水杯,撮嘴轻吹,继而移至唇边,轻轻啜铭,咂嘴称颐,口中念念有词: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把手一挥,若峨冠多髯者,目送鸿归,似有名士之高风。

接着放置一旁,读几行字,看几页书,待至水温恰适,做豪迈状,一饮而尽,水入肝肠化作浩然气!“铿噔”一声,往桌上一撂,一股英雄气涌上心头:浊酒一杯家万里,(那个下一句……)乡音无改鬓毛衰。

有时,看书入了神,醒来时,水已凉似人情世态,直锥唇舌。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似酒一盅呀!拾起水杯,朝着垃圾筒,作倒虹形淋洒,口中怅然曰: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正所谓,众乐乐不如独乐乐!能自得其乐者,谓谁?新星两亩地也!

《自得其乐》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