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强烈的感觉

我有一个强烈的感觉

我有一个很强烈的感觉,书刊杂志上,但凡在谈及教育谈及学生时,总有一套很高蹈很圣洁的语汇,那些人性、自由、灵魂、生命、民主、呵护、尊重等关键词总在笔下闪烁迷人的光茫,他们对于成绩、管束、压制、纪律、强迫、惩罚常表现出强烈的愤慨。在人道主义为普世价值的当下,相信大部分的人,都有这种情感倾向的自觉。学生不是我们教育的工具,不是学习的容器,不是生产线上的产品,不是我们的私有财产,而是一个独立的、有生命尊严的人。太多的人懂得说这些话,也在到处说这些话,因为很安全,它代表着你的教育觉悟。是的,许多人把它当成了觉悟而非常识。觉悟是个很高尚的词语,我们很容易将它高高捧起,捧着捧着,就捧高了,就扯断了它们与地面的缕缕丝丝的牵连,就将它们塑成一尊尊圣像供着,供着供着,自己也渐渐成了神像的代言人,口吐金科玉律,自由、灵魂、生命、民主……让人不由地肃然起敬,觉得他们才是真正在做教育。

(一)

有个新闻。说学生在课堂上公然弹劾一个英语老师,让老师“下课”。有些教育家口吐莲花了:这是学生话语权的觉醒;这是一种民主的意识、独立人格的表现……很明显,他们在捍卫学生的权利。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师生冲突一起,只要站在学生的立场,似乎就占领了一个道德的制胜地。其实,很多时候,我们的思维很容易为弱者挟持,看似弱的一方,也许恰是施暴的主体。学生有很纯洁可爱的,但也有很暴戾凶狠的。对于一个事件的评价,一定不能以“人”为尺度。人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靠的标准,唯有我们的价值观,正义、善良、公正,才可以成为评价的准绳。学生在课堂上举手弹劾老师,美其名曰:话语权的觉醒,敢于表达自己的意见。这些看似很时尚的话语,其实丢失了一个很内核的东西——正义、善良即我们的传统价值“仁”。如果说,这个英语老师的行为,违背正义,违背善良,违反教育底线,学生的弹劾我们可以理解,因为他已经失去老师的身份,不值得尊重。如果这个教师是因为能力不足,而不是道义不足,那么学生的这种行为,就是一件很伤害人自尊的行为,不尊重人本身就有悖于正义和善良的内在期许。我们要鼓励学生勇于做某些事,更要教导学生勇于不做某些事:当这个带头的学生建议弹劾时,有多少个学生的举手是因为哥们义气,是因为打击报复老师、是因为幸灾乐祸、是因为广场从众心理、是因为热闹好玩而举的?又有多少个学生能遵从自己内心的价值,敢于坚持不举手呢?我们总是在呼唤民主,如果一个心灵不能承载正义、善良,没有这个价值的秉持与坚守,民主巩怕会是一种多数人的暴政。这些学生弹劾老师,会不会是多数“弱者”对一个强者的暴政呢?或许吧!

 

(二)

有个老师。也特别尊崇这些自由、民主、灵魂、生命……这些很高端的语汇。他布置作文,跟学生说:你们想写就写,有就写多,没有就写少,实在没有也可以不写。是呀,这是多么人性化的教育,给予小孩全部的作业自由。然而过一段时间,他便苦恼了,刚开始学生作文还写得可以,现在有的就写三两句话,更多的是一字都不写。我想,这会是必然的现象。自觉,自我成长的意识,是源于一个成熟心灵的人,成年人尚且不自觉,遑论小孩。一个未成年的孩子,需要的是我们长者的导引和要求,给予学生自由看似很美,实则放弃责任。在小孩心灵还没成长到可以支配合理的自由该有的成熟时,管束、限制、要求则是教育的必须。

我还想起,曾经听到一个特级教师类似的人性化的课堂教学:学生上课发言为什么要举手后才可以发言呢?为什么一定要站起来发言呢?为了体现生命的平等与自主,他告诉学生,想发言就发言,想站着发言可以,坐着发言也可以。我在想,其实他们都犯了一个错误,一个概念从来都有另外些概念的限制而相互依存的。没有一个凌空蹈虚的概念。自由、自主、平等很美好,但一定要根植泥土,才能生成。在教育上,这个泥土就是教育规律!为了彰显平等自由,就可以让学生肆意发言,这显然违背常识,所有的肆意最终倒致的是不自由,倒至的是对所有人的共同伤害。在学生没有学会倾听、尊重、思考的前提下,学生想发言就发言只会培养一种焦躁、无礼的缺乏涵养的人格。我们在讲究平等、自由时,也要强调纪律、秩序。发言必须是经过同意,这是纪律。纪律是学生共同生活学习的一个契约。学生发言,应当站起来回答老师,表示礼貌,这是人伦,是人与人适当关系的秩序化。知道了这些,再来谈平等、民主、自由是不是会更好呢?

 

(三)

有个学校。要求学生的作业绝不允许出现“×”的批改符号。学生的心灵需要呵护,需要尊重,不希望这个“×”带来心灵的伤害。本子上有“×”确实让人感到刺眼,学校能在细节上去理解学生,其善意与用心,令人尊重。然而我以为,这个“×”其鲜明的姿态,以及多年的使用习惯,使其本身具有很强烈的符号化色彩,也具有了很强烈的教育意义。“×”就是指向分明、一鞭一痕地告知学生犯错了。我以为对待错误不必遮掩,也不必粉饰。错误本身是具有教育的本体意义的。人的一生正是由许多正确与错误编织而成的,不必掩饰错误刻意营造虚假繁荣的假象。教育应还原一种生活的真实,要让学生懂得面对,敢于面对,能够面对自己犯下的错误,能够面对错误,可以说就是能够面对生活。我们不期望培养出的孩子跟小绵羊一样,跟温室里的花朵一样,经不起一点风吹雨打。“×”是对学生错误的提示与符号化的惩罚,抗挫心理难道不是我们教育的一部分吗?为孩子想得周周到到,安安全全,不正如那些超级洁癖的人清除所有尘埃,而最终使其免疫系统难当大任吗?以呵护为理由,将孩子绵羊化正在我们的课堂上上演。学生回答错了,说话前言不搭后语、表达逻辑不通,老师总是不敢、不舍得点出不足,总是好言相向,微笑并掘地三尺地发现他的闪光点,给予鼓励。课堂是允许孩子犯错的地方,犯错是很正常的教育现象,为何我们要讳莫如深呢?许多人没有 “闻过而喜”的修养,但教育则要有“闻过而喜”的警觉。学生有错,才显出不足,才有提高的空间。除非,你在心理认为:这个学生根本不值得跟他说什么错,什么不足。很明显这是对学生最大的不尊重,这又何来呵护、尊重呢?

 

《我有一个强烈的感觉》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