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有奇葩欢乐多

班有奇葩欢乐多

(一)

我把第七期班报放在讲台上。这一期是魏玉洁的专刊,字数10975字。我说:“玉洁的稿费刚好凑齐梁山108好汉,一共108块。”我把一张一百元一张五块钱三枚一块硬币递出,下面的小子们按捺不住了!“什么?”“100——元——呀!”“玉洁你一定要请我呀!”躁动过后,我把报纸发了下去,一会儿话唠子曾徽开始嗫嚅着嘴巴,嘀咕了:“我又上榜了,每次写我,都不说好话。”看到我,没有制止的意思,油门开始加大了:“《星语》(校刊)第一篇《插嘴大王排行榜》就写我,还把我排在第一,现在连二三年级的看到我,都说‘嘿,这不是插嘴大王吗?’搞得我全校出名了。”阳阴怪调的声音,惹得大家笑了一把,他似乎感到很满足。又过了一会儿,第一桌处传来阙孝鹏的怪叫:“呐尼(学生的口头禅),竟然说我是‘混世魔王’,哇哇,这下我要身败名裂了!玉洁,你要赔我名誉损失费呀!咱们把这稿费平分了吧!你看,我这以后找工作都困难了!”全班听了哈哈大笑,哪料陈俊躲在角落,冷射暗箭:“估计以后找老婆更困难了!”这话噎得阙孝鹏横眉怒目,欲辩无语。大家又被逗乐了。这个阙教鹏向来以‘无德无信’闻名班级。借同学钱常常赖账,一下课,天天被债主追得到处躲。有时把钱藏在内裤里,有时把钱塞进嘴巴里,实在让人啼笑皆非!

下课后,曾徽和阙教鹏,拉拉扯扯到我办公室,很高兴地在我面前炫耀:“玉洁赔了我们名誉损失费7块钱,我们两个平分。”我说,你怎么可以去向人家要钱呢,去,还给玉洁。“

“还?老师你不知道吧,玉洁说了,我们两个人的名声就值3块五,就这么3块五,你还要我们还回去呀!”我听了忍俊不禁,说:“你也太掉价了,还好没给你25。去,不要拿人家的钱。”

这时候,叶德豪不知从哪里窜出来,拉着他们两个,往班级拽。过了一会儿,两个家伙又出现在我们面前,气急败坏地告状:“老师呀,叶德豪一直缠着我们,一直拉着我们呀,要我们分他一块钱呀。”

我说:“你还是把钱还了吧,省得人家羡慕忌妒恨呀!上课铃声一响,钱必须还给玉洁。”

“快快,我们现在就到小卖部去把钱花了!”曾徽拉着阙孝鹏往外走。哪知半路又跳出了叶德豪,扯着两个人的膀子,不让走。两个无奈地,又叫了我:“老师,你看叶德豪吧。”我叫了一声:“叶德豪。”谁料,叶德豪眼角竟有点红了,说:“他们拿了玉洁的钱!必须把钱还给玉洁!!必须把钱还给玉洁!”

我感到哭笑不得!

上课了铃响了,我走到讲台,说:“人家玉洁,把钱给曾徽和阙孝鹏,那是人家的事。你叶德豪凑什么热闹?”

叶德豪说:“我也要分一份!”

我说:“你怎么就要分一份了?”

“阙(缺)德,里面就有一个‘德’字,我要分一块钱!”(玉洁的作文里写到阙孝鹏与叶德豪的组合叫阙德组合。)

我听了,欲哭无泪!宽慰道:“曾徽和阙孝鹏那两个是臭名远扬,两个人的人格才值35,你现在要一块钱,那不是比他们还掉价了?咱们就不要了。你看是吧。”

“不是一块钱!”叶德豪说,“是两块多,7块除以3人,是233333多。”

我瞬间石化,全班訇然大笑……

(二)

放学后,去打乒乓球。阙孝鹏打完了,兴高采烈地朝我走过来,我和曾徽在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好像是朝我这边踢什么,“扑”的一声摔倒了,两个一年级的小朋友恰好抱着篮球从他面前走过去,他爬起来,捂着膝盖,怒目圆睁地到处瞅,旋即嘴巴一咧,一边哭一边骂道:“谁呀!谁把我弄倒了!”他身旁除了那两个一年级小朋友,再没有其他人,看看这两个小朋友也没有任何作案的迹象,阙孝鹏又大放阙词了:“妈的,老子前天刚摔倒的,今天又摔倒了。”一边哭一边兀自躲到一连骂。曾徽笑得直不起身来,阙孝鹏看了,扬着眉,虎着脸,歪着嘴,嚷道:“你还笑,你还笑……”说着眼泪帕拉帕拉地掉。曾徽笑得更欢了,倒在地了,蜷着身子。我也忍不住大笑。阙又大叫了:“你们还笑,你们还笑……”

我对曾徽使了使眼色,叫他别笑了。过了一会儿,曾徽球输了,他叫道:“老阙,要不要打啰!”阙孝鹏闻言又转悲为喜,涎着脸笑道:“轮到我了是吧!”

打了几个回全,我扣了一个球,出界了,阙孝鹏转身去捡,一个小朋友跑过来,把他撞了下。打了两球,就让我打下去了。他甩了拍子,叫道:“我今天怎么就这么衰呢!走路摔倒,捡球被人撞!”说完,竟又坐回原处,哇哇地哭了!我们见状,一个个笑得抽过去了。我揶揄道:“你呀,你之前摔倒压根就是自己一脚踢空掉,‘扑’的摔倒,自己没本事,走路都能摔倒,还怪人家一年级小朋友。”阙说:“他们要不是抱着篮球过来,我怎么会摔倒?”我说:“这跟篮球有什么关系,你这个人,已经阙(缺)德到家了!”

曾徽在一旁又笑倒了,躺在地上,抽搐着。阙走过去,踩着他屁股:“你还笑,你还笑……”

 

《班有奇葩欢乐多》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