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投稿历程

我的投稿历程

对我而言,发表些小文章,带给了我最大的乐趣。可以使我对教书葆有足够恒久的热情,不会产生职业的倦怠。今晚想记录下这几年发表文章的前前后后的点滴记忆。留以忆存,以后但凡发表一篇,都可以其后补充,追加,要是这篇记录能变得越来越长,必是我一生最为富贵的财富了。

2007吧,那时还不会写文章,胡校无意识地说可以去写一写文章,当时真没有写的想法,因为发表、作者这些字眼对我来说太过遥远。但一颗不屈服的心却跃跃欲试地跳动着。当时在五年(2),陈杰教的班上,看了一本口才兵法之类的书,当时产生了一些思路,在教师评价上,也套用了这些技巧。当时投稿真是举目无人,欲投无门。后来也不知在哪搞来一些杂志的邮箱,大概是网上搜的。记得有两本《中国校外教育》《现代教育报》,我都投了,《现代教育报》给我回了信息,说可以刊登,但要交四百块的修改费。我当时渴望着发表个文字,想想四百块也不算多,就寄了过去。题目就得叫《山穷水尽疑无路,忽有梅花一两枝》,后来真发表了。拿到样报的时候,很高兴,反复看了几遍。这是发表第一文章,也是第一篇收费文章,但也必定是最后一篇收费文章了。现在这份样报早不知丢哪去了,文章也不记得是什么模样的了。但这篇文章对我而言,还是有相当的意义,它给了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一个自我满足的信心与虚荣心,在很长一段时间,使我保持着去写,要写的欲望。

2008年底这样,我坐在办公室里,突然收到一封信封,打开一看,是本《新课程教学案例》,嘿,我没订这书,该不会是样刊吧,我的心怦怦地跳着,惶恐地折开信封,打开目录,急扫而下,啊,真有我的名字,是我的文章《名师概括内容方法荟萃》。我早已忘记了什么时候投的稿子,后来还收到杂志社发来的电子用稿通知书,搞得很正规似的。现在这家杂志停刊了,我的样刊也不知道去哪了。这是我发表的没有收费的第一篇文章,但也没有稿费。

2009年后,我上了一个“成长论坛媒体稿约”的网站,那里有一些杂志发布一些征稿信息,也是从这时开始,我的投稿逐渐有了方向,信息源也大大丰富了。《江西教育》有个叫“教学赏析”的栏目,有征稿。我写了篇《因词导文
优化教学》投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有天在论坛上逛着,看到《江西教育》出的第12期的目录,我打开浏览,当看到自己的名字时,真有如电击一般,再对对题目《借词导文
优化教学》,千真万确。《江西教育》是我发表第一篇真正意义上的文章,有校刊,有稿费。

第三篇文章是一篇豆腐块《姓氏评价法》,发表在了《小学语文教师》2010年暑假合刊。当时在宿舍里在目录中看到后,着实兴奋着,坐立不安,《小学语文教师》是名扬小语界的核心刊物,我刚入道的时候,在一个渔村里,在校长室书架上拿起的第一本杂志就是《小语教师》。岂能想到,也会有一天,自己的名字出现在上面。

第四篇发表在《教育文汇》题目是《有一种表扬叫伤害》。 这篇文章后来也收录到了《为师之鉴》一书中。第五篇应该是《福建教育》上的《杀个回马枪,揭开语言秘密》,这篇当时叫胡校帮我投给黄旭升老师。

后来在《福建教育》上陆续还发了两篇。一篇是《层级比较,品味语言之妙》黄旭升老师给了较高的评价。另一篇是《无中生有,有则致用》当时,是福建教育的吴航海老师给我打的电话,问我手头上有没有什么稿件,我把这篇寄了过去,好久没有消息,后来在六一的时候,收到吴老师的短信,让我做一番修改,说是文章中的一个案例和另一个老师(也是写关于对刘仁增老师的教学赏析)有点相似,建议换一个,修改后,好久也未见消息。后来我发了封邮件过去咨询,也没见回复。大概是在11月份这样,有一天下大雨,我在班级,黄老师打电话给我,说这篇文章通过终审了,说是吴航海已经调离了,在他走了以后,特意向黄老师说起我的这篇文章。我听了,心里不尽地感激这位与我素昧平生的编辑。

《江西教育》上也发表了第二篇文章《借提示语,感悟人物品质》,《教育文汇》也有了第二篇文章《家访要注意的一件事》。

2011年的暑假有两篇文章发表:一是《开学第一天》发表在《信息教研周刊》一篇是《层级比较,品味语言之妙》发表在《福建教育》。

在年底又有了两篇,都是《河南教育》的。一篇是12期《我的作业我设计》;一篇是2012年第一期的《一枚印章治班级》。晓月编辑在给我的回复里,说我的文章活泼有趣,可读性强,说我是有素质的老师,真是很鼓舞人心的话。在很长一段时间,我就以“做一个有素质的语文老师”作为自己追求的目标。

2012年的《小学语文教师》则是给了我极大满足。连续三期发表我的小文章在“一得录”栏目里。《巧添辅助词,读好人物语言》发表在第2期;《我的教学得失录》发表在第3期;《作弊一分钟》在第4期发表。现在这《小学语文教师》发表了四篇一得录的小文章,全部编入了新近出版的,是陈金铭老师主编的《小学语文老师不可不知道的180个妙招》,样书我也已收到了。

2月份最有成就感的是,打开山西教育报刊社的投稿系统时,竟看到编辑给我的回复:拟发第三期,敬请期待。我有点不敢相信,这篇《无声的语言常含秘妙》竟发表在了《小学语文教学会刊》中。

六月份的时候,张鸿森打电话给我,说我有喜了。他接着说,他在传达室里看到《教学月刊》的信封,写着我的名字。我很高兴,这本刊物,曾经投过数次,无一发表。我打目录时,是《莫让课堂质疑成鸡肋》发表在了第6期。暑假在家时,又看了《教学月刊》暑假合刊里又有我的文章《弹响文本的四重奏》。

今年开学的时候,最值得高兴的则是一篇随笔《丢人丢大了》,终于不是豆腐块的形式偷偷发表了,而是堂而皇之地发表在了《小学语文教师》本期话题中。喜悦在过后的一周又一次降临,文章《穷人》第二课时设计,发表在了《小学教学设计》。这些都是那些年梦昧以求,甚至不敢奢求的事。这些又使我确信,只要坚持敲门,没有不开门的道理。

接下来的日子,就比较平静了。整整好几个月都没有收到中奖的信息。直到前一段时间,才出现了点波澜。《雪地里的小画家》《云南教育小学教师》的刘岭南编辑打电话给我说是发表在了第12期。《课堂提问还需瘦身》发表在了《湖北教育》,而且让我不可思议的是,这篇文章竟在封面上出现。接着是《努力把自己教成孩子》发表在了《教育文汇》第12期,这篇文章,老早以前投过去了,我以为早已是沉大海,没想到也有浮出的一天。

投稿还在进行中,发表也在期待中……

《福建教育》201312期发表了《生理共鸣促情感体验》这篇文章,黄旭升老师在半年前就电话告诉我会发表,后来一直等,一直没有消息,以为石沉大海,结果还是发了。稿费200,这是目前为止,收到最多的一次。

《湖北教育新班主任》13年第1期发表了一篇《要有客服意识》,拿到样刊,发现这本刊物相当有品味,纸质和彩色的插图,让自己的文字,也显得高贵了。

接下来的日子就特别平静,写稿子也没有什么思路,陆续修改了些旧文章。暑假,在家里打开《班主任》的官网,第7期目录里,看了我的文章《成全》又让我着实兴奋了好久,《班主任》享誉全国,以前也是屡投不中。半个月左右看到了《新课程小学语文教学案》第8期有征稿,把《梅花秉性民族魂》这篇投了过去,这篇《梅花魂》的教学设计,当时特级教师何必钻老师有过来听课,特意精心设计的,投过去后,第二天就收到编辑老师的回复,让我加上教学流程图,以前没搞过这东西,不知道怎么处理,好在编辑热心,发了份样稿给我参考,几经修改,也终于通过终审了。8月份,登录《湖北教育》博客,看到了关于预设与生成的话题征稿,思量了一宿,第二天写了篇《汝欲生成,功在预设中》,结果也发表了。看看目录,四篇中占一篇,想想不容易,暗自祝贺了下自己。开学不久后的一天,大概是95号这样,接到杭州的一个电话,原来是《教学月刊》社的编辑老师,告诉我投的《课堂质疑现状分析与对策探究》通过初审,让我不要另投他处,等待二审终审。接到通知,很高兴,打开文章自己看了一遍,这篇稿子在一年前打的草稿,后来没有思路,就搁置在那,开学前的一个晚上,看了集教学视频,看到一个老师的质疑发式,猛然想起这篇草稿,当晚就把它写完,投过去了。现在,还不能确定能不能上,等待中。最不可思议,当属这篇稿子了《尊重规律,提升词语教学效果》,那天无意中到《江西教育》网站逛逛,发现201378期目录里,竟然有这篇文章,要知道这是三年前投的稿子呀,当时投过去,第二天徐老师就回复我说可以发表,哪知一等就等了整整三年。还有比较离奇的事是今天早上9.24,看到顾况一句诗“凡物各自有根本,种禾终不生豆苗。”想到以前写得一篇博文《别把孩子当树看》,到网上去一搜,发现居然发表在了2012年第1期的《江西教育管理版》署名是我的网名两亩地,嘿嘿,居然就这么第一次用上了笔名呀。还有没有文章被偷偷发表,不知道呢?到知网用两亩地一搜,更让我惊喜的是,《别把学生当学生》居然被《语文建设》第5期发表了,这本教育部主管的全国核心刊物,平时是可望不可及的呀。不过署名的也是我的网名两亩地。这两篇文章,当时都是被“中华语文网教师博客》首页推荐的,想必是编辑老师采稿时,发现的。能被相中,我很庆幸,但遗憾的是,至今没有任何方式的告知,要不是今天机缘巧合,估计就这样被蒙在鼓里了。

《尊重规律,提升词语教学效果》这篇文章发表在《江西教育》实属意外,毕竟时间过了三年之久。8月份的时候《小学教学设计》有个词语教学的征稿,我看看这篇稿件挺合适,稍作修改,就投过去了。两个月后,也就是10月份的时候,邮箱收到信息,告诉我,我很遗憾这篇稿子没有被选中。这也在我的意料之内,好像没有一次能中选。上次的《穷人》在审稿情况里也是说不用了。哪料后面竟发表了。也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这回会不会也有这事发生呢?想想而已,不放在心上。到了月底,该刊目录更新到11期,我习惯地点击看看,竟然看到了这篇文章,题目改成了《有道有术,提升词语教学效率》真是让我又惊又喜,也说明了这个网站的审稿意见,应该时间到了系统自动生成评价。(当然,这不能算我一稿多投呀!)当然最让意外的是,9月初写了篇文章《生本课堂,警惕教师主体性的沦陷》我对这篇文章,非常满意,觉得是屹今为止写得最好的一篇。投给了《小学语文教学会刊》,审稿系统一直处在审阅中,没有最后结果,想想,自己也心急了,一般杂志的周期为三个月,之前这杂志上发的那篇,也足足等了三个月。在《小学教学设计》目录更新不久后,会刊的11期目录也更新了,我点进去,不看作者,顺着题目往下看,看到卷首语后,第二篇写着“生本课堂,警惕……”嘿,怎么这么熟悉,心头猛一震,看看作者,哎呀,竟是我的,居然上稿了,而且在热点聚焦栏目,全刊第一篇呀!看看投稿到发表,前后不过1个月,真是喜出望外,再登录投稿系统,还是处在审阅中的状态,进一步说明,这里面的审稿意见不可靠,同时也说明了自己的感觉是对的,这篇确实写得有质量,编辑老师应该是有同感的。

没过多久,两本杂志的样刊都到了,《会刊》这篇文章的插图,实在耐人寻味。整本杂志里只有我这篇文章配发的一幅人的照片,其他全是一些常用的花花草草、方方框框的配图。然而就是这幅“人”的照片,实在让我浮想联翩,(我说的是照片,而不是图片)因为,这个照片,太写实了,一个女孩,长发、神情安静、坐在桌前,桌上一杯水,手中一本书,充满知性的美感和安静的力量。给人的感觉,这女孩就是作者本人。真是感谢编辑的美丽想象,然而令人汗颜的是,哥们可是纯爷们呀!

投稿还在继续,发表正在期待……

投稿还在继续,发表正在期待……

 

《我的投稿历程》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